2020年美國大學可能采取的15種不同秋季學期安排,早做打算

來源:南昌立思辰留學 時間:08-07

由于新冠病毒的大流行,高等教育面臨的挑戰比我們看到的更加嚴峻,甚至在未來的幾年內都無法從消極影響中走出來,而且,2020年秋季才是考驗與高等教育相關標準和結構的時候。

盡管沒有人能預見秋天會發生什么,盡管各個學校都還處于思考和觀望中,但按照大多數人的想法,秋季學期要么恢復正常,要么完全延續線上學習。

前者不受人為的控制,而后者是不得不做的選擇,但在兩者之間,可能發生的情況是相對復雜的,至少存在15種其他的秋季安排,我們來了解一下。

01恢復正常

這種情況的 2020 fall 與其他任何一個秋季學期一樣:學生們返回校園;全日制同學可以參加所有課程;所有課外活動照常舉行;食宿生活也恢復正常。

而且,學校們很大程度上會從春季的動蕩中吸取一些教訓,這些教訓會體現在教學、衛生和財政方面,比如注重校園的衛生狀況,或是隨時準備好線上上課的各項事務,也會在財政方面做好“防沖擊姿勢”,以免未來再次遇見這樣需要長時間停課的情況。

02推遲開學

還有一種可能性是,當社交距離限制一定數量的學生聚集時,高校的開學時間就會比平常晚,但不會延遲至2021年,可能在十月甚至十一月開學。

在這種情況下,學校在9月還會維持網絡課的模式,然后在可以重返校園的時候轉向面授課,這樣既不會耽誤學生的畢業時間,也可以在觀望COVID-19時有較大的靈活性。

03延遲到2021年

如果公共衛生情況還是比較嚴峻,那開學時間會被延遲得更久一些,可能推遲到2021年1月,也就是春季學期。

在這種情況下,春季學期將被推遲到夏季。換句話說。有可能出現的安排是,春季學期正常開始,但會增添一個較短的夏季學年。

04強調新生

新生如何開始他們的大學生涯是非常重要的,這不僅有關于他們是否能在生活方面適應獨立的日子,還有關于初進大學時對自身能力水平的強度訓練。

所以,鑒于頭幾周和幾個月對新生的重要性,學校很有可能將所有一年級新生帶回校園,同時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允許他們適量參與迎新和社交活動,而剩下的學生依舊進行遠程學習(換句話: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

05僅限研究生

與上一種情況相似,同樣是決定部分返回校園的群體。在這種模式下,可能會選擇所有研究生返回校園保持研究的連續性。

不過,這可能還與專業、班級相關聯,看看某個專業是否有返回學校做研究的必要,某些需要實驗室的碩士項目,大概耽擱不起。

06結構性gap

同樣是針對部分群體,比如對于大多數留學生來說,一般會選擇秋季入學,但鑒于學校不得不維持低密度模式,再加上旅行限制等各方面因素,學??赡軙峁┙o國際生們延遲入學的機會。

07開放有針對性的課程

還有一種方法是減少所提供課程的數量,以此來限制校園密度,比如只開放核心課程,和非常有必要開始面授課的項目。

那些低選修率,以及完全可以適應線上模式的課程,將會繼續維持現狀……

08拆分課程

在這個方案中,課程設計被分為線上和線下兩種,然后由學生自行選擇。就像選課一樣,當某一類被“選滿”,超出限額之后,剩下的一部分就自動歸為另一類。

這樣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學生的需求,同時也遵循了社交距離的規則。

09總體規劃

在較短的時間內,通常三到四個星期里,學生一次性只選擇一門課程,然后進行連續性地學習。

這種方法除了更具有靈活性以外,學校也可以在不同時間段輕松地轉變上課模式,進行遠程學習或是面授課。

10模塊化

大部分學校的教學計劃與正常的課程結構大相徑庭,這就需要在Covid-19期間對課程,教學方法,甚至是行政程序進行全方面的重新思考——轉向模塊化的課程模型可能更具有吸引力,在現實中更有可能實現。

比如可以采取多種方式來組織課程,學生可以在7周的時間里修讀五門課程,然后在剩下的7周里換到另外五門。

或者,學生可以在他們的專業上參加為期一個學期的研討會,但選修課和作業的板塊會變小。

11返回校園遠程學習

就像密涅瓦大學的模式一樣,允許低密度的學生返回校園,但仍在虛擬環境中教學。這樣學生能夠利用社交距離進行一些適度的課外活動。不過,不好的一點是無法保證長時間坐在一間宿舍里的學生保持足夠的距離。

12低居住率

在這種模式下,設置一個既定的數字,保證有多少教職工和行政人員在校園內工作,同時也限定一定數量的學生可以返回校園。但不同的是,學生將以迭代的方式陸續返回校園。

這樣的好處是,保證了嚴苛的密度控制,同時教職員工和學生可以在既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發展日?;顒?。

13HyFlex模型

這種模式是靈活,對學生有吸引力的,但對于教師來說會比較麻煩。在這種模式下,教師將同時進行面授課和在線授課,學生可以自行選擇返回校園會留在家中。

選擇面授課的同學,會根據學校分配的時間正常地上課,而選擇線上學習的同學,可以同步看到課堂的直播,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同步學習,而且教師也可以實時幫助線上的學生(TA或課程助理會幫助教師管理線上同學和直播事項)。

14修改課程模型

給學生和大學帶來更大靈活性的另一種方法是修改課程模型,在這種模式下,學生將參加一個普通的在線講座。然后,教師和TA在教室中和一小群學生會面,以實現社會隔離。

但與HyFlex模型不同,修改后的課程模型不需要額外的技術來支持管理課堂,但缺點是要求教師花費更多的時間分別與不同批次的學生會面。

15完全遠程

最后一種顯而易見的情況,延續大家目前一直在做的事,那就是無論學生身在何處,都在虛擬的環境中上課。

大學方面再改進改進技術,給學生一個更好體驗和授課質量,未必不可行。因為從春季的實施情況來看,大多數學校和學生都很好地適應了這種模式,雖然依舊很不方便,但起碼可以解決問題。

雖然這些安排并非全然不同,有許多重疊之處,但每一個細微的差別,都會為學校帶來巨大的變化,并且為即將到來的創新和修改付出很多努力,作出很多調整。

另外,并不是所有選擇在任何一個校園都是完全可行的,還是需要校方,教職工,學生連系起來,思考清楚它們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因為在所有的15種可能中,都需要教職工的協調,學生和后勤的支持。

最后,無論秋天將采取這些方案中的哪一種,都請大家為共同創建一個安全、方便、理想的大學社區而努力,就算有建議或者不方便的地方,可以及時和學校溝通,相信一切都可以解決。